文博场文学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主宰 > 第十三章 杀父仇人

第十三章 杀父仇人

胡子睿在敌人知感之外,潜至敌岗下方一片红柳林内,毫不犹豫地望敌岗连续射出八枝劲箭,钢弦震响,惨叫声在岗上接连传开,回响河原谷地。

营地一方吆喝声起时,胡子睿以能达到的最快速,赶至岗上。

营地没出现预想中的混乱,狼军们纷纷持弓带刀的揭帐跑出来,集往营地外,布阵备战,不愧”能征惯战“的塞外雄师。

然而不论敌人如何训练有素,毫无戒备下,骤然在睡梦惊醒,一时间亦告手足无措。

胡子睿的火箭来了,接连升上高空,再往最接近的一组外围营地弯下去,跨越逾千步的远距离。

敌营一个接一个的着火焚烧,风高物燥下,火势迅速蔓延。

敌人这才”如梦初醒“,不知谁发出指令,战号声起,以百计东胡战士,”如狼似虎“的朝胡子睿的高岗杀过来。

胡子睿如此聪明的人,岂能傻傻地留在原地等死,他早就转移阵地了。

暗营首先起火,火势一发不可收拾,迅速波及周遭的木栅围栏,火舌吞吐下,冒起大量浓烟,随夜风四处飘散,片刻光景,广阔的营地变得烟雾弥漫,视野不清。

敌人忙于救火时,对岸营地亦告不保,在数息之内,四组营账先后着火焚烧,风高物燥下,且每组营地各有多个火头,火势迅速往邻近的营账蔓延开去。

主营寨的兵将,直至此刻仍找不到敌人的影子,弄不清楚为何忽然火头处处,有多少敌人混进来纵火。

此正为胡子睿的高明处,惑敌的精彩手段。

狼军绝非易吃的果子,体力、耐力惊人外,斗志、士气、团结,无不在大楚军队之上。自小在马背上长大,骑射似呼吸般自然容易,一旦让他们坐上马背,上山涉水,视崎岖路如平地,日夜分别不大,加上天生悍狠,在战争和暴力里成长,塞外同样环境下长大的其他民族,遇上他们仍难以力敌,何况是过惯和平生活,“死于安乐”的中土人?

胡子睿“神不知、鬼不觉”的夺取了暗营南面筑在河边岸缘的一座箭楼,射出第一枝火箭,点燃了淋满火油的数十大方帐,又在火势未成气候前,多喂数十箭,浓烟滚动翻腾,片刻后烟雾火屑漫空,随风将他所在的箭楼吞噬后,胡子睿藉烟雾的掩护,朝对岸射出火箭,先往上高升,越过无定河,抵离地数百尺的最高点,方往下弯过去,箭无虚发,烧着一个又一个的敌营。

大蓬火屑不住送往高空的乱况下,谁可将箭锋那一点可燎营的星火分辨出来?

胡子睿此时换上东胡兵牛皮制成的战服,每有巡兵匆匆路过,在烟雾障目里,没人晓得箭楼上的非为自己人,若有人喝问,胡子睿以东胡语慌称见不到敌人。

藏身之处非常重要,如过早被敌人发现行迹,那时除逃命外,不可能做任何事,势必“功败垂成”。

成败只有一线之隔。

对现时敌寨情况至贴切的形容,是“热锅上的蚂蚁”,骑上马背的东胡人遍寨搜索,兵奴们-->>忙于救火,个个心急如焚,却无处着力。明知敌人伏在寨内,但看不见、摸不着,连在对岸还是这边,一概不知。

“砰!砰!“

暗帐传来火油罐爆炸的声音,将以百千计的火球火屑,喷往七、八丈的高空,此起彼继的,然后朝四面八方洒下来,方圆数十丈的区域,无一幸免遭火神关顾,战马受惊弹跳,敌人四散走避。

胡子睿期待的混乱局面,终于开始出现。

附近的多组营地,开始起火。

胡子睿附身的箭楼难以幸免,数点火屑附在楼身处,且带着火油的气味,如附骨之蛆,雄雄燃烧起来。

他夺得一马,从弥漫烟雾的营地奔出来,追在一队过桥狼军的队尾,踏上浮桥。

途上瞧着他们迅速架起浮桥,让人马安渡,其利落迅捷,使他“叹为观止”。东胡人在这方面的本领,实不遑多让,来此仅有多少天,但营寨已具规模,浮桥、箭楼等必备之物,大致完成,如有时间进一步加强,守之以东胡雄师,又处乏险可乘的河原地带,胡子睿除望寨兴叹外,再难有别法。

他能身处寨内,确为老天爷赏赐的福缘。

刚来到桥中央,后面叱喝传来。

有人大喝道:“你是谁?给我停下来!”喝声惹得前方十多骑,纷纷回头来看他这个“队友”。

胡子睿心叫糟糕,暗骂自己“百密一疏”,忽略了自己现在的形相多么碍眼,惹人注目,特别于此敌方全心在寨内“搜索”的时刻。

他趁敌人尚未发动之际,“当机立断”,下一刻战马疾冲往前,硬在前方“队友”间撞出去路。

人马过处,“队友”们全给挤得掉进河里去,不是给马儿逼坠,就由自己用脚成全。

离桥时,胡子睿顺手拔掉插在桥头作照明的火炬,就那么挥手掷出。

火炬变成急旋的火圈,直上六、七丈的上方,然后落往靠北寨墙的营账群去。后方认出胡子睿有异常人的狼军,边示警,边策马追来。

这边岸的狼军,纷纷掉转马头,三方杀至。

一向“横行霸道”,只有他们欺人,没人敢惹他们的东胡战士,今晚早憋了一肚气,终寻着胆大包天,敢公然潜进军营来纵火的凶徒,一时都给怒火冲上心头,当胡子睿为杀父仇人般策骑截击。

胡子睿知道此时身陷险境,一被缠上,敌方后继无穷,以他之能仍难脱身,生死攸关,其灵觉对周遭的形势无有遗漏,夹骑迎上两枝疾刺而来的长矛,先避其一,另一枝矛给他使个手法,硬夺过来,再以矛尾扫往另一骑,那人给他扫离马背,抛掷着撞正另一敌人,两人同时坠地,制造出小混乱。

给他夺矛者颇了得,被他震得血气翻腾,仍及时拔出马刀,照头劈来。

胡子睿长矛一缩一吐,就在对方马刀及头之前,疾射而去,命中对方心窝,还将他挑得离开马背,朝后倒抛,撞在跟在后面的敌骑处。

最新小说: 逃离四合院:年代弄潮儿 守夜牧田犬 图书馆店员招聘 密探赘婿凉都一笑 灵境行者卖报小郎君 黑血末日行老虎吃面条 全球变异,从灾厄降临开始精英hr 通灵神探迅雷 末世之救赎者 白浪黑猫 天棺青年晚报 美食家的异常事件簿 人族禁地晨雨有点凉 守序中立的我成了新神 徐获 动五鬼土道门九公子 正义边线 地球BUG处理局 天下猎宝我在说些什么 八砖断肠局东方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