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魅影

古时人们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规律,天一擦黑就早早地躺下了,这令王明易这种爱熬夜的人很不习惯,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两天专诸家的大黄狗也不知是怎么了,一到夜里就会狂叫一阵儿。王明易听的心烦一轱辘身下了地,他出了房门想去院儿里看看这大黄狗到底为什么半夜三更总是叫。对面屋门一开,专诸也披了件衣服出来查看,专诸道:“你还没睡呀,是不是让大黄给吵醒了。”王明易问专诸:“大哥,大黄狗这两天怎么总是叫呀?”二人四下查看却并未见有什么异样,专诸打了个哈欠道:“也许是周围有猫鼬黄狼之类的小动物,这种事常有发生并不稀奇,兄弟快去睡吧。”之后的几日每晚大黄狗狗都会叫,专诸是个粗糙汉子,见没什么事情便不再理会,安心的休息了。本来王明易就不习惯早睡,再加上连着几晚奇怪的犬吠就更睡不着了。

这天晚上下起了毛毛细雨,大黄狗又开始叫了,这狗好像天天叫也烦了,叫了两三声就没了动静。王明易见对面专诸的屋子黑着灯,自己一个人来到院子,他看见大黄狗老实地趴在窝里嘴里好像啃着什么,但他没心思管这些,紧跑几步来到院门口左右张望,借着朦胧的月色他隐约看到远处几条黑影消失在了专诸家前面那片树林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几条黑影是什么人?是路过的人么?应该不是。谁会放着白天不赶路大晚上的赶夜路呢?难不成是一伙小偷毛贼?这倒是有可能,会不会这几天都是他们惹得大黄狗狂吠呢?”王明易捏着下巴陷入沉思,无意间一低头,他发现门口的地上留下不少脚印,若是平时并不显眼,恰好今晚下小雨,土地松软泥泞,脚印十分清晰。这些脚印围着专诸家门口左右都有。“这些人是要偷盗么?但凡偷盗者应该都是些身材瘦小轻盈之辈,从脚印的大小、深浅和步幅判断,这些人却多是一些健壮的男子,其中只有一对脚印偏浅且窄小。那么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呢?看来这几天晚上要多加小心。”王明易忧心忡忡地回了屋。

第二天,王明易提醒专诸可能有盗贼,专诸不以为然道:“兄弟且放心,哪儿来的毛贼,敢来偷我我就让他有来无回。”见专诸没当回事王明易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自己多加留神。白天王明易哪里也没去就在屋里睡觉养精蓄锐,夜幕降临,王明易吹熄了油灯坐在榻上闭目凝神,七星龙渊剑不离身边。他竖起耳朵仔细地留意着周围的动静,这个夜晚静的出奇,一丝风也没有,时间就好像凝固了一样。

等了许久也不见任何异常,王明易的耐心即将耗尽,就在这时大黄狗叫了。王明易弹簧一般从榻上跳了起来,他趴在窗边透过窗缝儿像猫一样仔细地观察着院子里的一切。借着月光王明易见墙外突然飞进来一物,由于太快并没看清楚是什么,那东西落地后过了不久大黄狗不叫了。王明易紧紧地握着剑手心儿直冒汗,心想:“那是什么东西。”他真想出去看看,又怕打草惊蛇,便按捺住心中的疑惑与好奇。又过了一会儿果然墙头上冒出一条黑影,这黑影无声无息地落入院中,就像棉絮落地没有一点响动。这时大黄狗竟然没有叫,王明易心知不好“这些人难道要入室抢劫么?”正当王明易一闪念时,这黑影已经打开了大门放进来三四个黑衣人,几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潜进院内,手中利剑在月下闪着寒光。

王明易心急如焚:“看来这些不是小偷小摸之辈而是杀人放火的大盗,这该如何是好,不如趁他们立足未稳正心虚的时候先发制人,击退这些贼人。”几个黑衣人在黑暗中蹑足前行离王明易的屋子越来越近,王明易一个健步窜了出去,“大胆毛贼,看剑。”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乱了这群黑衣人的计划,这几个黑衣人哪里会想到有人正恭候着他们,受到惊吓急忙仓促应战,被王明易借着先手之利连劈带砍将他们手中的剑一一斩断。这一闹腾专诸屋里的油灯也亮了起来,几个黑衣人见势不妙转身夺门而出。王明易提着宝剑紧随其后追了出去,他抱定了一个想法:“绝不能放虎归山,一旦这伙人跑掉,那时便是敌在暗专诸在明,早晚会被他们暗算,一定要抓住他们问个清楚。”

几个黑衣人遁入专诸家门前的那片树林中不见了踪迹,王明易在林中警惕地搜索却一无所获,穿过林子直追到白沙河畔仍是未见人影。“难道这群人真的只是小毛贼,被自己一吓就逃之夭夭了?”王明易心中总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正准备还剑入鞘,耳边隐隐传来女子呼救的声音,王明易很是纳闷儿:“这大晚上的哪里来的女子呼救声?难道是自己幻听了?”于是屏住呼吸侧耳静听。不远处的白沙河边有一个篱笆小院几间房舍,声音便是从那里传出来的。王明易快步跑到近前,见院内一黑衣人正在拉扯一个女子,那女子高呼救命声嘶力竭。王明易顿时恼怒,心想:“这群**偷盗抢劫不成竟然又在此祸害百姓。”大叫道:“住手!”上去照着黑衣人的手臂砍了下去。那黑衣人吓得急忙撤回拉扯女子的手,转身撒腿就跑。王明易没去追赶,急忙伸手搀起姑娘问道:“你没事吧?”那女子低着头整了整衣衫施礼道:“多谢恩公搭救。”说罢她起身抬头与王明易对视了一眼。“咦?”王明易感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只见这女子的脸由哭泣变为微笑,嘴角上扬,突然阴阴一笑目露凶光。不等王明易反应这女子猛地一抖手,说时迟那时快一股白烟直扑王明易面门。这一切太出乎意料猝不及防,王明易本能的一闪头却已然来不及了,双眼被灼烧得泪水横流顿时失去了视力。那一瞬间,王明易心知:完了,中计了,他们肯定是一伙儿的。

果然不出所料,这群黑衣人都在附近埋伏着,见到同伙得手便纷纷现了身,而那个假装受辱的女子竟是个男人假扮的,这些人围拢过来发出阵阵狞笑。

王明易揉了揉眼睛可是越揉越觉得眼睛烧灼难忍,他紧闭双眼吼道:“你们到底什么人?为何暗算我。”其中一个人说道:“怎么样伍子胥,任凭你躲藏的再好也让我们找到了吧。”王明易一下子就听出了是那天在武曲镇上的泼皮无赖矮胖子陈冠。矮胖子接着道:“那天我去吴王府找我舅舅,把事情对我舅舅讲述了一番,他一听就断定那是当世名剑七星龙渊剑,持此剑者必是伍子胥。我舅舅曾对吴王谏言,说你伍子胥有经天纬地之才能用则用之,若不用必除之,免为他人所用早晚成了祸患,没想到你竟趁吴王犹豫之际逃脱了,今天我们要连宝剑和你的项上人头一并带走。”王明易现在听明白了,原来这些人没见过伍子胥,只是认剑不认人把自己当成伍子胥了。王明易仗剑在手道:“哼!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杀我?”矮胖子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哈,现在你都成了睁眼瞎杀你又有何难。不瞒你说,对专屠户我们还真忌惮三分,所以这次我舅舅特意调派了一批杀手由我带领暗地行事。本打算用此计先擒住那个专屠户,没想到给你用上了。这样更好,省了许多麻烦。”王明易破口大骂:“你们这帮无耻之徒,不怕死就过来。”说罢握紧了宝剑准备迎敌。这群黑衣人早有准备,手中被王明易斩断的剑不知何时已经换了新的,一群人冲着王明易一拥而上……

最新小说: 至尊封神考试系统 噬魂天书 行走于仙侠世界 武林极品公子 我只是个天道 荒帝问尊 凡人寻仙路 天才宝宝特工娘亲 神箭遗恨 创世自动化 刀锋问天 天道五行至尊 孤山侠客传 符转天下 鬼脉诀 合魂 义剑情侠传 久真 血憾 魂断天涯